• 2021 年 9 月 25 日
  • Updated 下午 9:10

輕輕拉起沈浪的手,沈浪的兩個手腕上都纏繞着布帶,也不知爲驅走毒蛇而割了多少刀。這些傷朱七七已經瞧過不止一次,但每次看每次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