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1 月 19 日
  • Updated 下午 3:29

霸羽順着母親的話問道:“母親能把其中的曲折告訴我一下嗎,將來我也有一個準備。”霸羽現在就是想獨善其身也是不可能的了,因爲他已經感受到了這場婚姻已經涉及到了牧野族的利益了,爲了之前的誓言霸羽也是別無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