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 年 9 月 25 日
  • Updated 下午 9:10

我在邊上不忍心看,便背向了他們,約莫幾分鐘之後,二叔一手是血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點起一根菸,看向葉子淡淡道:“讓我休息會,好久沒做這麼精細的活了,葉子你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