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 年 9 月 25 日
  • Updated 下午 2:49

“啊!”齊正虎仰天一聲怒吼,掛在嘴角的鮮血淋漓而下,顯得無比猙獰。他已經被打的暴怒了,想他自出道以來,哪裏受到過如此窘境,明明自己的實力要勝過對方,可是卻有力無處使,只能挨打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