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 年 9 月 25 日
  • Updated 下午 9:10

雲月一聽高興壞了,忙開始忙起來,我和雲月也給這些‘花’起了個名字,就叫七‘色’‘花’。其實開始挖這些七‘色’‘花’不光是爲了裝飾‘玉’佩空間,還有一個原因我考慮到賣錢。因爲上次的那朵黑‘色’的黑蘭‘花’只是能永不凋謝,就能在黑市拍賣行拍出三千萬的天價,我要是把這些有着六七種香味兒的‘花’帶去,那還能賣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