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5 月 21 日
  • Updated 下午 3:25

“我擦,我還以爲是打劫的,小子你真牛筆啊。撒一泡尿看讓你給我整的,我這卡爾皮蛋的睡衣,卡卡的給造成啥樣了。不知道的還以爲撒尿撒到自己個兒鬍子上了,看我不削死你。”我看着他滿臉尿泥遍佈腳印的造型實在是能體會到他此刻憤怒的心情。想想也是,撒尿這麼隱私的事情,遭遇這頓暴揍也算是點揹他媽給點背開門,點背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