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7 月 3 日
  • Updated 下午 5:43

而很快,電梯到了樓上以後,門便被打開了,依舊是那股腥臭味,顯得非常的濃重,我甚至聞的都有些反胃了,隨即我拿着自己的鑰匙照着王濤的家裏走了過去,按照劉易交給我的方法,開始鼓搗着怎麼能把門打開,好在王濤的家裏是住在這裏的最邊上,周圍也就沒有監控了,我跟着拿着鑰匙有轉了幾圈以後聽見“咔嚓”一聲,我心裏頓時有些暗喜,看來是門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