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5 月 20 日
  • Updated 下午 3:25

說道這裏,我便對着衆人揖手。而此時的狐仙兒們早就驚傻了,可能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還未滿二十四歲的白派道士,竟然是行走陽間的陰司判罰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