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5 月 28 日
  • Updated 下午 3:25

王鳳田有些尷尬,努力解釋道:“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日本人這一次顯然是有備而來的,基本上沒有留下什麼證據,倘若不是我們派了眼線盯着慈文小姐那一邊,甚至都不知道兇手是何方;再有一個,日本人這一次來了許多高手,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能力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