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5 月 20 日
  • Updated 下午 3:25

我聽的毛骨悚然,這特麼是個什麼變態啊,她的手還搭在我肩膀上,想到她那手沾了不知多少人血,還人肉包子,我去,太特麼噁心了!我胃裏一陣翻騰,直想吐,可又怕吐了會激怒她,只能拼命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