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7 月 3 日
  • Updated 下午 5:43

慕老爺子臉漲的通紅,說:「我做什麼無愧於心,你們拿的這些證據,根本沒辦法直接證明,溫婉就是害簡汐的人,有人看到溫婉命令吳全友做這些嗎?或者有錄像、錄音說明嗎?沒有的話,那就和溫婉沒有關係,你們不能說她是兇手,更不能把她送去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