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7 月 3 日
  • Updated 下午 5:43

南天擺了擺手,淡然一笑:“田衛兄,不是我救了你。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你待人謙和,有理有度。我南天一生行事,隨心而爲,既然接下善緣,就自會相救。否則的話,早在軍工六場的大門口,我就將你格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