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7 月 4 日
  • Updated 下午 5:43

幼帝面色起伏,稚嫩而問:「阿姐今日對朝臣,可是凶了些?若是他們明日當真寫不出奏摺來,阿姐當真要趕走他們?可他們一走,朝堂,就空了,就無人了。」